陆Sir陆崽崽

吾心有爱

      吾愿逐落花,单枪匹马,一壶烈酒,闯天涯。
      时光如逝水,岁月似飞梭。人的一生是如此短暂而脆弱,不去追究无谓的东西,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      这一生,我要穿最艳的衣裳,喝最烈的酒,跳最痛的舞,爱最爱的人。不如此,有何滋味?有何滋味?
      何必去问?何必去问?你出现在我生命中,注定的终究逃不过。
       岁月如此蹉跎,曾爱惜的总要放过。为何?为何?
       我这个人,颇信命数,怎奈人心难测,命理难说。
       我要一步一步地走下去,勇敢地走下去。不知道要去哪,但是,无论是一路繁华,还是荆棘悬崖,人生于世,活着,就有希望,就能看到许多不同的风景。
       也许终究上天注定,但毕竟天意难测。无论命运是否钟情于你,钟情于我,我们都要,走下去看看。
       为在乎我们的人,为了自己,为了上苍给我们的这次机会。
      观花开花落,赏云卷云舒,随缘吧!

最为浪漫的死囚

       今窗外飘雪,又至一年最冷时节。想他在生命中的最后年头,终是未见漫天飞雪。你,还好吗?
       他生于中国最为浪漫的七夕,亦亡于七夕。前生风花雪月,煮茶泼墨,自有一番风流滋味在心头。后卫为宋人所困,悲戚苦楚,有血,有泪,有肝肠寸断的无言独上西楼。
      你不该为帝王,若是生于陋村鄙舍,布衣人家,定是温柔才子,哪家男儿临风玉树,便问佳人羞煞言嘉。
憾为君,执政面敌而力竭,掌国冗杂而毁誉。可悲,可叹,更可怜。
       阿嘉,愿你来生,不再生于帝王家。